ag娱乐平台11月26日上午

 新闻资讯     |      2018-12-06 03:29

  (记者 刘红东) 11月22日《今日头条》刊发《助英魂归故里,山东临沂籍烈士高玉琪在淮海战役牺牲,待亲人祭拜》一文:淮海战役烈士纪念塔管理局(淮海战役纪念馆)工作人员目前首批整理出在淮海战役中支援前线人,其中就有临沂籍烈士高玉琪。

  经过“今日头条公益寻人临沂组”沂南民政局优抚科张科长等人摸排后,23日初步确定昔日的“沂南县马牧池新了良庄村”就是现在的“沂南县马牧池乡万粮村”,反馈消息找到一位高玉琪烈士的侄子高西安。

  24日中午,记者从临沂市区驱车赶往沂南县马牧池乡万粮村,几番周折终于在村南边的山上见到了高西安夫妻二人。

  从交谈中获悉,高玉琪系高西安的四叔。高玉琪兄弟四人,高西安的父亲高玉贵排行老二。兄弟二人都曾参加过解放战争的孟良崮和莱芜战役“支前”工作,高西安父亲在参加完莱芜战役支前工作后即回到了家乡(注:当时支前工作队分半年和一年之分,高玉贵是半年的,而高玉琪参加的是一年的),高玉琪紧接着又跟随大部队去了淮海战役前线,后来便杳无音讯。

  淮海战役是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之一,也是最激烈、最复杂、时间最长、歼敌最多、伤亡最大,人民支前规模最宏大的一次战役,被称为世界著名战役之一。

  今年62岁的高西安回忆说,从记事起就听父亲说起过这位四叔的事情,爷爷奶奶(高玉琪父母亲)在五十年代还享受过烈属抚恤待遇,去世后就没有了。因时间久远,几经搬家辗转,至今家里没有了任何资料可以证明四叔高玉琪的烈士身份,家里人也不知道安葬何处,只知道在淮海战役牺牲了。

  11月26日上午,记者再次驱车来到沂南县马牧池乡万粮庄。高西安专门找了一本2010年编撰的《万良庄高氏家谱》佐证其言不虚。

  家谱45页显示,十七世(高)玉相、玉桂(贵)、玉厚、玉其(琪)弟兄四人。

  与此同时,高西安又找来侄子高洪进证明所言线岁耳朵有些失聪的高洪进老人当面向记者诉说了他小时候与高玉其(琪)共同嬉戏玩耍的情景。

  记者与沂南县民政局优抚科李科长进行了电话沟通,因为没有官方记载高玉琪烈士一事,县里民政局也一时无法证明高玉琪就是万良庄人,但目前的资料也可以说明一些情况,最好能到淮海战役纪念馆把高玉琪烈士的有关资料再仔细查证一遍才好。

  离开万粮村记者在村北汶河南沿发现了两块石碑,原来这里就是著名的女子“火线桥”的发生地。

  孟良崮战役中,根据作战需要,沂南、蒙阴、临沂三县组织公路沿线群众,冒着连绵阴雨,苦战三个昼夜,抢修公路50余千米,石桥、木桥40余座。战役开始前一天,沂南县马牧池村妇救会长李桂芳 接到通知,需要在5小时之内在崔家庄与万粮庄之间的汶河上架一座桥。当时村里绝大多数男子都上了前线,既无专业技术人员,又无架桥材料,李桂芳就发动妇女们讨论,最后决定用人扛着门板组成一座“人桥”。李桂芳动员了附近村庄的32名妇女,找来7块门板,组成一座“人桥”。晚上9点多时,先头部队来到,看到这种情形后,都不愿意上桥,经过李桂芳的恳切说明和要求,部队一个团的兵力才从这座“人桥”上通过。就这样,她们在冰凉的喝河水中站了一个多小时,但是谁也没有叫苦,最后光荣地完成了任务,这就是被广为称赞的“女子火线桥”。后来,部队首长和士兵们知道了这件事无不为之深深地感动。

  ·沂南村民一家三代接力为烈士守墓 希望能将墓迁到烈士陵园2016-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