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若不是张朝阳自己后来对外披露

 新闻资讯     |      2019-06-25 03:14

  2019年的169天里,在千帆直播里教了128天英语。除了每周六的固定休息以及偶尔的缺席外,每天中午12点左右,张朝阳都会出现在直播间播上一小时。

  他的这一习惯已经坚持了快3年。张朝阳2016年开始直播,或许最初只是为了给千帆直播站台,就像当年坚持发腾讯微博、天天更新来往一样,但与二马不同的是,尽管千帆直播在整个行业中并不算成功,张朝阳还是坚持了下来。

  单从坚持直播这件事儿看,张朝阳算是一个称职的主播,尤其对他而言,直播本身就是一件可做可不做的事情。这也导致现在有些人已经搞不清,究竟是因为千帆直播还在,张朝阳所以坚持,还是张朝阳想要坚持,千帆直播才在。

  张朝阳每天的直播课程很固定:复习前一天的内容、学习当天的国际新闻、背单词,在直播间里,网友也更习惯称呼张朝阳为“张老师”、“张博士”。

  这不禁让我想到了的马老师,巧合的是,马云和张朝阳还是同龄人,二人都生于1964年,马云年长张朝阳一个多月。

  现在,马云的微博还是以“乡村教师”自居,那是因为他在创办阿里之前确实是老师,不过,马云教英语已经是30年前的往事,如今他功成名就即将从阿里退休,重返教坛或是他退休后追求的闲情雅趣。

  虽然是同龄人,但张朝阳和马云30年前的生活处境却完全不同。马云三次高考才考上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一所高校当老师,后面的创业也是凭着自己的一股闯劲;而张朝阳是典型的学霸,考入清华,毕业拿奖学金进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并获得博士学位。

  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形容二人的生活轨迹在形象不过,坊间传闻,1999年初,张朝阳创办已满一年,马云曾来此面试,但未录用,随后阿里巴巴成立。自此,伴随着搜狐和阿里巴巴的发展情况,张朝阳和马云二人塑造出了不同的人生故事。

  现在,张朝阳是千帆直播的一哥,只有他的直播间才有过万的人气,而绝大多数人关注他,其实都是因为他的“搜狐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身份。

  早年间,张朝阳和、被并称为网络三剑客,他们在同一时期共同创办了搜狐、网易、新浪,这也是最初的中国三大门户。此时,BAT甚至还未诞生,TMD的创始人还在上学,一个著名的故事就是,1999年,张朝阳到深圳去演讲,马化腾还只是台下的听众。

  在进入新世纪之前的36年人生岁月中,张朝阳一路顺风顺水,成功似乎唾手可得,但往往物极必反,在其内心当中,一颗名为“抑郁”的种子已经埋下,在接下来的10年里,它不断生根发芽,直至打破了张朝阳的生活。

  当然,这些若不是张朝阳自己后来对外披露,外界也很难获悉他的心路竟然会如此曲折。2013年3月播出的《杨澜访谈录》中,张朝阳是对话主角,他也首次向外界打开了自己的心门。

  张朝阳当时坦言,自己病了,而且是思想上的病,但重新坐到这里,他也希望向外界证明,自己已经恢复。

  2011年开始,张朝阳感受到了自己精神上的抑郁。对常人而言,很难真正理解这种精神疾病所带来的困扰,据他自己描述,就是某些虚妄的想法在脑子里也赶不走,而且这种想法又非常恐怖。

  当这种精神折磨已经迫使张朝阳无法工作以后,他选择了闭关,去探索各种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从2011年中至2013年初,张朝阳闭关了一年半。

  任何一个人,能够克服抑郁症并回归到正常生活都非常难能可贵,张朝阳便做到了。回归之后,张朝阳对自己的过去看得更透彻,此前,名与利的迅速堆积使他产生了自我膨胀,他将自己的内心状态总结成“非常傲慢”,而且是那种在其他明星、名人身上看不到的傲慢。

  闭关期间,张朝阳通过咨询心理医生、阅读各类书籍等,让自己想通了很多事情,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淡薄名利。之前,如果看到其他创业者超越了自己,张朝阳会很不服气,所以他之前做公司的目的就是要赚更多钱,让自己更伟大。

  经过闭关之后,张朝阳的谈吐之中,则少了更多的自我,多了更多的价值观、责任等。如果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些,或许会觉得这很虚伪,但在张朝阳嘴中说出,我相信这是他真实的想法。

  所以,张朝阳找到一个方法,如果做一件事情不想去追求名和利,那就赋予这件事一定的意义。比如管理搜狐公司,过去的目的是为自己赚钱,但现在,他的目标是把公司带向盈利,为股东和员工负责;再比如他坚持直播,如果只是为了自家公司的一个产品,他可能不会坚持这么久,而如果把直播当做一种价值的传递、知识的分享,这似乎也符合了张朝阳现在追求的理念。

  张朝阳是一个值得钦佩的人。不仅是因为他互联网教父级的江湖地位,更是因为他能战胜心魔,实现自我救赎。如今,张朝阳似乎已经看透一切,精神上更是固不可催,但对搜狐而言,这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

  按照张朝阳所述,2011年之前,他实际上更多的是处在过于自我的状态下,但这期间,却也是外界看来,搜狐最为鼎盛的发展时期:

  可以看出,在这10年的时间里,搜狐至少布局了社交、电商、游戏、搜索、视频、社交媒体等多个领域,其中在很多领域,搜狐都还是先行者。

  但是,有太多案例可以说明,抢占了先机并不一定能笑到最后。如今,搜狐仅剩下的就只有门户、游戏、视频和搜索业务,其中,代表游戏的畅游和代表搜索的搜狗均已独立上市。

  从市值来看,截至6月17日美股收盘,搜狐市值为5.6亿美元,畅游市值5.6亿美元,搜狗市值16.4亿美元。但令人唏嘘的是,三家上市公司市值加起来,甚至不如今日头条去年一轮融资的金额。

  搜狐为何会沦落至此,我们不能把所有责任都归咎至张朝阳一人,但他确实也难逃干系。2013年其闭关归来时,世界已经变了,可他似乎还是PC互联网时代的那个张朝阳,即便精神层面已经超然,可这种偏佛系的状态,让他没有带领搜狐更进一步。

  从搜狐官网的公司大事记中可以发现,在2014年至2018年期间,搜狐似乎沉浸于举办各类活动,具体业务上鲜有实质的突破。在此期间,多少风口涌现,但都没看到搜狐的身影,至少在业内,搜狐的存在感已经降至极低。

  张朝阳对成败的淡然,如果放在搜狐的前十年,或许还可行,因为那是中国互联网高速增长的时代,人口红利取之不尽,像搜狐这样的公司有大把的试错机会。可是,张朝阳回归之后的五年,互联网领域的竞争之残酷已经远超他想象,这时候头顶“好人”光环的张朝阳想独善其身,或许只有原地踏步和失败两个结果。

  6月9日,张朝阳对外发布了“狐友”,这是其向社交领域的一次迈步。今年,社交领域很拥挤,从年初的多闪、聊天宝,到最近的飞聊,以今日头条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不断向社交领域发起冲击,但收效目前都甚微。

  首先,该app上线天就被下架,张朝阳说是要改进一些功能。而已经下载的用户,都觉得狐友并没有什么新意。在最近一周的直播中,张朝阳每次都会问一下网友“有没有用狐友”、“感觉怎么样”之类的问题。

  在他的构想中,狐友不做过多投入,而是让其自然增长。所有注册用户也都会自动关注张朝阳,他把自己定位为“二传手”。但是,目前的用户成本已非常高昂,在这个需要拼刺刀的年代,张朝阳却一直在喊口号,这显然行不通。不过也或许,他推出“狐友”本身就不在意成不成功,而只是要推出这款产品。

  时代变了,张朝阳依然是个英雄,但英雄迟暮,如今55岁的他把自己与搜狐的关系归结为一种责任,这对搜狐来说,是好事其实也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