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希望避免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服务案例     |      2019-05-16 21:09

  原标题:杭州保姆纵火催生保姆黑名单 上海长宁家协会长:在这里生存就要守规矩

  最近,杭州保姆纵火案引发全国关注,公众对“黑保姆”的讨伐声浪居高不下。7月5日,上海市长宁区家协召开《上海家政服务标准》宣传贯彻会议,称已拟定好对“黑保姆”的评判标准,被认定为“黑保姆”的人将列入该区家协“黑名单”,“黑保姆”随时会被逐出该区家协所属的家政企业。同时,还设置了保姆入职门槛,即首次入职家政公司的保姆需要提供无“黑”证明。

  上述防“黑”系列措施将从下月起率先在上海市长宁区家协所属18家家政公司中试点,试点成熟后再在全区家政公司中推广。据了解,这是沪上家政行业首次推出从入职门槛到入职过程的系列防“黑”举措。

  上海市长宁区家协公布了“黑保姆”4项评判标准——有犯罪记录;有偷盗等前科;有社区居民、单位同事等反映人品极差、行为恶劣之情形;履历和健康证、上岗证、身份证等作假,不过,不少网友对其合理性和可行性都提出了质疑。对此,上海市长宁区家协会长夏君接受了红星新闻专访,称“这些标准只能算是上海家政行业的底线,你想在这里生存,就得遵守这里的规矩”。

  红星新闻:协会为何会想到要拟定这样一个“黑保姆”评判标准,并制定黑名单呢?

  夏君:一是因为前段时间发生的杭州保姆纵火案影响太恶劣,我们希望避免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另一个是为了更好地学习上海不久前出台的家政服务行业地方标准,我们协会的骨干企业便商量着搞一个类似的“黑保姆”名单。但事实上,“保姆黑名单”早就存在于家政企业微信群里了,但没有通过组织或者协会进行披露,于是趁此机会我们将这些都进行了细化,像如果出现3次及以上不参加面试,或面试后不上岗,将被视为影响到家政业务的正常开展,同样会被列入“黑名单”。

  夏君:保姆提供的无“黑”证明,包括当地派出所出具的无犯罪记录;递交履历和身份证明;提供前任雇主家庭和家政公司的推荐证明。新入职的保姆如果没有相关证明,理论上就不能成为家政公司的员工,家政公司也不会为该保姆推荐介绍工作,但也可能存在有的企业明知对方无法提供无“黑”证明,却依然雇佣对方的情况。

  ▲2017年1月11日,上海,位于叶家宅南路的一个家政服务点,正在等活的钟点工,几位阿姨表示20号左右就回家过年 了。临近春节,随着大量外来务工人员返乡,家政服务市场也出现了保姆紧缺的状况。由于这是家小店,老板和雇 主的议价能力不大,春节期间保姆工资也就比平时多几百元,所以大部分保姆都不愿意留下。 周俊祥 / 东方IC

  红星新闻:有人质疑这样的标准制定太单一,可能会导致某些雇主对保姆的恶意诋毁,从而让保姆进入黑名单。对此,你怎么看?

  夏君:是有这样的可能性存在的。所以,我们除了要制定“保姆黑名单”,也在讨论是否要制定一个“雇主黑名单”,因为也有雇主会对保姆做出一些不道德的行为。这也算是一种双向保护吧。

  夏君:我们会成立一个第三方审核,上门与保姆进行沟通了解,同时,家政企业也要出具相应的证明,肯定不会冤枉任何一个服务人员。

  ▲2017年1月11日,上海,位于余姚路的长寿家政服务点,保姆用供价目表。临近春节,随着大量外来务工人员返乡, 家政服务市场也出现了保姆紧缺的状况。由于这家公司经营正规,春节期间的保姆用工早有安排,虽人员紧张但不会出现保姆荒,从前一年12月25日到今年2月11日保姆工资会有35%-50%的涨幅,其中月嫂按平时最贵的1万五千元算,春节期间会到2万左右。 图据东方IC

  夏君:实际上我们已经删除很多标准了,刚开始我们列出了二三十条标准,像是“上班时间多次打电话或者玩手机”、“对客户、对小孩是否造成误导”,但后来考虑到这些标准无法量化,便舍弃了。之后,我们还会对这些标准不断进行考量、修改。至于严苛,我并不觉得,这些标准只能算是上海家政行业的底线,在于告诉那些服务人员:至少在上海,你这样的行为是不会被家政企业接受的。“苛刻”不过是这个城市行业对于服务人员的要求,你想在这里生存,就得遵守这里的规矩。

  夏君:我们的“黑名单”并不具有法律效果,只是对企业的一个提醒罢了,如果他们执意要用“黑保姆”,出了事只能自己承担后果。

  夏君:应该说(协会里)所有的企业都是同意这种评判标准的,因为这会让企业更有生命力与战斗力,区别于其他中介。但也有人担心,因为企业老板对服务人员进行恶意诽谤而导致对方被拉入黑名单,这种时候就需要第三方介入调查。

  ▲2017年6月29日,中国香港,菲佣就是来自菲律宾的高级佣工,也就是家政服务专业人员。菲佣稍有文化、稍懂英语 ,素有世界上最专业的保姆之美誉。 戴黎明 / 东方IC

  红星新闻:你说“黑名单”只是一个提醒,是否考虑过“黑名单保姆”的声誉和再就业问题?

  夏君:对于这个问题我们是有考虑的。“黑保姆”标准和“黑名单”制度只在内部试行,被列入“黑名单”的保姆相关信息不会公之于众,只会在我们区家协相关信息网(群)中流传。其实,“黑名单”对保姆来说就像是一个紧箍咒,如果因为偶尔犯点小错就被开除、面临失业,他们也不愿意。目前,还没有保姆因为这种情况到我们这来进行请求或者投诉,所以我们协会对此还在进一步讨论当中。

  夏君:如果有保姆因为违反标准而被拉黑了,可以向我们协会进行投诉,会有第三方介入调查。如果确实是保姆的原因,那可能只有离开上海(家政服务行业)了。但如果有人真的希望重返的话,我们可能会有个进修方案,但这些目前还在讨论当中。